儿时的雪美文

  女儿在南方,每每和家里互通消息时,总忘不了问一句家里下雪没有。看来,雪——这个水的女儿,总是被人惦记着的。今天下雪了,它使我想起了儿时的雪。

  傍晚,飘起了雪花,慢慢地变大了。像安静的老人,又像爱闹的孩子,从空中飘落着。这一觉便和往日的不同,睡得踏实,可意,还仿佛暖暖的,梦也做得好,因为屋外有落雪陪伴着你呀,像母亲在旁边哼着摇篮曲。一觉醒来,听到的是雄鸡的鸣声。先是一声,两声,接着前后左右、远远近近的雄鸡都打起鸣来。这一闹一静,一闹,恰成了落雪的伴奏。看窗户,白洞洞的。再看屋内,墙壁、被子、摆放的器物,更和往日不同,仿佛刚刚用水洗过,变得惹眼、清亮。打开屋门,外边的地上,屋顶上,柴垛上,墙头上,都覆了厚厚的雪,白成了一片。那白仿佛有了动感,直扎你的眼。树上的枝条加粗了,远看,在空中白茫茫、雾蒙蒙、闹哄哄的一片。院子里的石榴树也“石榴变梨树”了。架子上的鸡,披着满背的雪,不敢下架。待下了架,被满地的白雪吓住,迟迟疑疑不敢迈步。这时顶不高兴的是麻雀,因为下了雪,觅不到食吃,抖着毛,缩着头,卧在晒衣绳上,叫声便失去了往日的悦耳。

  吱一声开了院门。院子里,大街上,小巷中,都是哗哗的扫雪声。不久,一条条四通八达的小道,便在村子里铺展开来,连接了街道和家家户户。村外绿色的麦田不见了,那把田地隔成小块的地堰和沟渠消失了,道路也不知了去向,成了辽远的整整的一块。这时你还回发现,昨天还在远处的村庄,被这雪野拉到了眼前,也变得清晰逼真起来。

  院子里升起了袅袅的炊烟。过后,刚扫出的雪道上便走着背着书包结伴上学的孩子。自然,路上是免不了打雪仗的。

  昨夜也下雪了。人们都忙着挣钱,已没有养鸡的人;上学的孩子坐车的坐车,骑车的骑车,也没有步行的了。像夏天的夜晚没有蛙声那样,这雪也就失去雄鸡啼鸣的伴奏和孩子们地呵护,也就没有那时的有趣、热闹。

专题万博manbetx手机登录